产品1
融资租赁交易中出租人是否有权收取“服务费”?
发布时间:2022-08-15 14:48:04 来源:hth华体会网页版在线登录 作者:华体会登录入口

  融资租赁交易中,虽然承租人出具了《接受服务确认书》,但出租人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提供了服务,出租人收取的服务费系变相收取高息的行为,且收取的服务费与案涉融资租赁合同存在关联关系,目的也是为了融资租赁合同的履行;同时,作为以融资租赁业务为主业务的企业,出租人对承租人从事的养猪业务不可能提供相关服务,该服务费的收取加重了企业负担。因此,对于出租人收取的服务费应当予以退还。

  融资租赁交易中,出租人与承租人于《售后回租赁合同》中明确约定了服务费用及金额,虽然出租人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实际提供服务的具体内容,但承租人出具《确认函》明确认可出租人提供了双方约定的服务,且出租人收取服务费系在《售后回租赁合同》成立后,由承租人另行支付,并非在发放融资租赁本金时直接扣除,而双方基于同一笔融资租赁业务约定的租金、违约金及服务费在累计计算后并未超过年收益率24%,尚属合理范围,因此,案涉服务费无需自融资本金中扣除。

  出租人与承租人签署的《融资租赁汽车买卖与服务合同》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各自义务。出租人要求承租人支付服务费的行为符合合同约定,应予以支持。

  融资租赁交易中,出租人往往依据融资额或租金的比例向承租人收取一定的服务费,根据各融资租赁公司合同文本拟定要求、财务开票要求等要求不同,融资租赁业务收取的“服务费”一般被表述为手续费、服务费、咨询费或咨询服务费等。融资租赁交易中,出租人是否有权收取服务费至今未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在诉讼中也常为案件争议焦点之一。

  基于现有司法案例,对于出租人收取服务费的主张是应否得到支持,存在不同的认定。部分法院倾向性认为:当事人之间签署的合同及承租人于合同中作出的接受出租人收取服务费的约定系当事人的意思自治,符合融资租赁合同的行业惯例,应支持出租人主张服务费的请求;也有部分法院倾向性认为:若承租人主张返还服务费或将服务费与租金进行抵扣,且出租人未能举证证明其在履行融资租赁合同中已实际向承租人提供服务费相应服务的,应支持承租人的主张,将服务费返还或与租金进行抵扣。

  (1)河南九鼎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卫辉市道香养殖专业合作社融资租赁合同纠纷

  2018年3月15日,河南九鼎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九鼎公司”,出租人)、卫辉市道香养殖专业合作社(简称“道香合作社”,承租人),双方签订编号为2018-E-的《融资租赁合同》一份,主要约定:道香合作社将租赁物全场猪舍及配套设施出售给九鼎公司,九鼎公司支付道香合作社租赁物购买价款2740万元,道香合作社再通过回租方式进行使用,租赁期限为五年。

  上述《融资租赁合同》附件显示道香合作社向九鼎公司出具《接受服务确认书》,表明道香合作社接受了九鼎公司如下咨询服务:1、租赁结构个性化方案设计;2、租赁交易安排咨询服务;3、租赁财务咨询服务;4、租赁税务咨询服务。道香合作社确认《接受服务确认书》是《服务合同》的附件,与《服务合同》构成一个整体。

  后道香合作社欠付租金,九鼎公司诉至法院,在案件审理中,九鼎公司认为服务费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关系,但九鼎公司在法院限定的时间未提供服务合同和服务费的收取情况。

  (2)成都天翔环境股份有限公司与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天圣环保工程(成都)有限公司融资租赁合同纠纷

  2017年3月21日,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甲方,出租人)与天翔公司(乙方,承租人)签订《售后回租赁合同》(合同编号2017PAZL1759-ZL-01),约定:甲方根据乙方的要求向乙方购买本合同记载的租赁物,并回租给乙方使用,乙方向甲方承租、使用该租赁物并向甲方支付租金。租赁物为乙方自有的数控单柱移动立式铣车床等设备共计8台/套。甲方在支付租赁物价款的同时取得对租赁物的所有权,并视为乙方已将租赁物在现有状态下交付给甲方。上述所有权转移同时视为甲方将租赁物交付乙方。租赁成本为5,000万元,租赁期限为自起租日起共24个月,租金合计53,433,609.84元,共8期,每期租金6,679,201.23元。

  乙方应向甲方支付租赁保证金300万元,保证金作为履行合同的保证,不计利息。保证金担保范围为本合同项下乙方应付的任何租金、利息、服务费、违约金、租赁物留购价款及其他所有乙方应付款项。甲方有权以保证金冲抵乙方对甲方的任何欠款。为减少付款路径,方便付款操作,双方同意上述保证金在甲方向乙方支付租赁物协议价款时直接抵扣。乙方应向甲方支付服务费90万元,由乙方于合同约定的起租日后5个工作日内以电汇方式向甲方支付。租赁物留购价款为100元,乙方于最后一期租金日支付给甲方。

  2017年3月30日,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扣除保证金后,向天翔公司支付租赁物协议价款4,700万元。天翔公司向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出具了《租赁物接收证明》,确认租赁物在交付时完整、完好、运转正常,无任何质量瑕疵。2017年4月6日,天翔公司向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支付服务费90万元。

  自2018年5月30日起,天翔公司开始迟延支付租金。2018年6月5日,天翔公司向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支付了第五期租金6,679,201.23元。此后未再支付租金。平安国际融资租赁租赁公司诉至法院,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实际提供服务的具体内容。

  2018年9月3日,原告洛阳金大道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简称“金大道公司”,甲方)与被告宋磊磊(乙方)签订《融资租赁汽车买卖和服务合同》一份,约定:甲方根据乙方的请求,同意将陕汽牵引头,路飞挂车汽车一辆,发动机号1418H102858;车牌号陕汽JXO75346,路飞JOSFZ595肆拾叁万壹仟元(¥431000元)销售给乙方。根据甲方提供的融资租赁机构的情况,乙方决定向山重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重公司)申请汽车融资租赁,并委托甲方为其融资租赁业务的实现提供本合同约定的服务,为其融资租赁合同下义务的履行提供担保。乙方在本合同签订后,再向融资租赁机构支付车辆首付款时,应依本合同约定向甲方支付融资租赁业务服务费8000元;若乙方逾期不支付或不完全支付融资租赁机构租金,致使甲方承担担保责任的,甲方有权要求乙方立即向甲方支付到期和未到期的全部融资租赁租金,并由甲方转付融资租赁机构。乙方应当向甲方缴纳履约保证金18560元。合同履行完毕,乙方没有违约的,保证金退还乙方。乙方应当为甲方提供反担保,反担保人的担保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反担保人提供保证担保的期间为甲方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届满后两年止。2018年9月3日,邓振夺出具反担保人特别声明,其表示自愿担任宋磊磊对金大道公司合同义务的保证人。2018年9月3日,(甲方)金大道汽车公司、(乙方)宋磊磊、(丙方)威盛汽车公司三方签订了《反担保和资产管理协议》,协议约定乙方选择将车辆挂靠在丙方威盛汽车公司名下登记和运行,威盛汽车公司是车辆的登记车主,并非车辆的真正所有人。甲乙丙三方同意将《融资租赁合同》中约定的车辆作为抵押物,为甲方设定抵押权。甲方抵押权的存续期间至被担保的债权诉讼时效届满之日后两年止。抵押物所担保的甲方债权不能实现的,甲方有权依照《融资租赁汽车买卖和服务合同》的约定行使抵押权,依法拍卖、变卖或以其他合同约定方式处分抵押物。丙方就乙方义务的履行对甲方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原告陈述宋磊磊后期未按约定向山重公司支付融资租赁租金,致使原告向山重公司支付了履约保证金18560元,留购价款100元并替宋磊磊向山重公司偿还《融资租赁合同》项下融资租赁租金及应付款项共计314701.75元,原告为此诉至法院。

  当事人应当遵循诚信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

  一、关于适用范围问题。经征求金融监管部门意见,由地方金融监管部门监管的公司、融资担保公司、区域性股权市场、典当行、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等七类地方金融组织,属于经金融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金融机构,其因从事相关金融业务引发的纠纷,不适用新民间借贷司法解释。

  第二十九条出借人与借款人既约定了逾期利率,又约定了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出借人可以选择主张逾期利息、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也可以一并主张,但是总计超过合同成立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的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服务费应否扣除问题。本案中,双方虽约定了有82.2万元服务费,但本案纠纷时正处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期间,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产生巨大冲击,很多中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而融资成本过大是重要原因之一,而九鼎公司在本案诉讼中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为案涉企业提供服务,其现收取服务费,加重了企业负担,不利于持续增强市场主体的发展动力,与当前打造优良营商环境的市场环境相背离,故一审判决将服务费从欠款中扣除并无不当。

  服务费90万元是否应当从融资本金中扣除。上诉人天翔公司认为,90万元服务费属于预扣本金,被上诉人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实际并未提供任何服务。对此,本院认为,首先,上诉人天翔公司与被上诉人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在《售后回租赁合同》中明确约定了服务费用及金额。其次,上诉人天翔公司已出具《确认函》明确认可被上诉人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在系争融资租赁业务中付出的发展方案策划、业务咨询、行业竞争分析、流程优化改进、财务规划咨询、管理咨询等劳务工作。再次,上诉人天翔公司支付服务费90万元系在《售后回租赁合同》成立后,以银行转账的方式支付给被上诉人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并非是在发放融资本金时直接扣除90万元。因此,本院对于上诉人天翔公司所称服务费90万元应认定为融资本金的主张,不予采信。

  原告与被告宋磊磊签订的《融资租赁汽车买卖和服务合同》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均应严格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各自义务。威盛汽车公司、邓振夺作为宋磊磊对原告合同义务下的反担保人,保证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且均在在保证期内,在被告宋磊磊不能按合同履行义务时应当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关于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融资租赁业务服务费8000元,符合合同约定,予以支持。

  (1)河南九鼎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卫辉市道香养殖专业合作社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成都天翔环境股份有限公司与平安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天圣环保工程(成都)有限公司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3)洛阳金大道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洛阳市威盛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本文作者:李仪旋,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学士,天津师范大学法律硕士,公司业务部实习律师。

  从业经验:为河南国宏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中原航空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大河财立方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河南中原金控有限公司、河南来顺商业保理有限公司、郑州千味央厨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河南大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原金控(深圳)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中原金控(深圳)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河南中建地产有限公司、中储恒科物联网系统有限公司、开封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等提供常年或专项法律顾问服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龙岗区“线上+线下”搭建金融驿站 优质服务为企业畅通融资渠道
下一篇:云之龙咨询集团有限公司投融资项目咨询服务 (NNZC2022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企业文化
发展历程
hth华体会集团
公司新闻
行业动态
hth华体会网页版在线登录
产品1
产品2
华体会登录入口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hth华体会集团_网页版在线登录入口 XML地图 京ICP备05032122号-1